今日天气: 图书在线 | 投票专题 | 经济观察  
华茂文苑
七月忆“双抢”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01日 14时13分,阅读

七月骄阳似火,尤其到了中旬,天气持续高温,这对于正在烈日下忙双抢的人来说,真是一种考验。我家乡的水稻一般种两季,七月早稻成熟收割后,得立即插上二季稻,还务必在立秋前将秧苗插下。如果晚了,收成将减少,甚至绝收。在这二十天左右时间里,抢收又抢种,所以叫双抢。
    
记得在少年时, 天还朦朦亮,我在大人由轻到重的呼唤声醒来,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很不情愿的从蚊帐中钻出来,赤着脚跟在大人背后,双抢期间的某一天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那时家里有三、四亩田,父亲总是胸有成竹的根据每块田里稻子的成熟度,来决定先收割哪块田。割稻时,手持一把铮亮的镰刀顺着水稻倒伏的方向将其一一割断,起先整片金黄的稻穗不见了,一块块稻田在镰刀嚓嚓声中露出了一截截整齐的稻桩。但也常见到在田野里捂着手急匆匆、满脸痛苦的小伙伴,手快比不过刀快,在割稻时若有丝毫分神,锋利的镰刀就有可能亲吻到手。如今自己手上的刀疤亦依旧如新,只是不知道那把镰刀烂在哪里……
   
轰隆隆的打稻机齿轮转动声,哗啦啦的脱谷声汇聚成正午的喧嚣。大人们一只脚用力支撑着躯体,一只脚用力踩着打稻机脚踏板,双手紧紧握住稻把,摁在滚轮上用力转动着。随着打稻机消灭了周边的稻铺,我们疾驰在泥巴田里,在越来越远的地方将稻铺抱回来快速递给大人,在大人身体的晃动起伏中,谷粒唱着欢快的歌,离开了稻草,飞入前方的斗中……
   
双抢中午的伙食,父母隔两天尽可能让我们吃上点家养的小公鸡,知道消耗的体力太大,有意让我们补补身子。饭桌旁边,家里唯一一台黄山牌电风扇在呼着热风,我们狼吞虎咽的吃着鸡块,喝着丝瓜蛋汤……觉得幸福满满,苦楚与疲惫早就抛之脑后了。 
     
收割完稻子马上要将下季节的秧苗插上,夏天早上5点天就亮了,清晨比较清凉,是拔秧的好时机。清新的空气里夹杂着泥土的芬芳,田埂上的小草伸了伸懒腰,身上的露珠晶莹剔透,像一颗颗珍珠在初升的太阳下闪耀着,不时滴落在奔走田埂上人们的脚背之上,透着一股沁心的凉意。
     
日上三竿时,我们腰酸背疼,饥肠辘辘地从秧田里走上来,吸附在腿肚上的几条蚂蟥,已滚圆滚圆了,一头粘连在腿肉里,还没有吸饱血,饱了就会自己滚落。这时我们一边骂一边跳,蚂蟥这个东西很讨厌,妈妈总是看着我的样子笑着说:蚂蟥咬一下没事的
双抢,让我心悸、惧怕与敬畏……但它的艰辛苦涩,让我在茫茫人生路途中学会了隐忍、无畏、坚强!                
 蒋雪梅)

  上一篇:简单的事情也要做到最好 (2017-07-04)
安徽华茂集团领航新征程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中华纺织网纺织服装周刊中国棉花网中华服装网中国纱线网纺织贸促网纺织资源网中国棉花交易
地址:中国·安徽省安庆市纺织南路80号 邮编:246018 电话:0556-5919891,5919892 皖ICP备11017207号-1
Copyright © 2010 ~ 2018 AnHui HuaMao Group Co.Ltd,All Right Resverved 技术支持:安企网络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09号